华武军事集团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5|回复: 0

[中国近代史] 1949年中英冲突,丘吉尔扬言到中国打击报复,毛主席如何霸气回应

[复制链接]

513

威望

634

贡献

20

军功

海军上尉

海军胸标营区通行证正连职资历章第一枚嘉奖章

积分
1247
部别:
舰艇二支队
部门:
201征南舰
子部门:
机电部
职务:
机电长
注册时间
2021-8-25
发表于 2021-10-25 19:08: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49年4月20日上午,中国第一大江——长江,江面上如往常般平静,中央军委命令百万大军在长江北岸“秣马厉兵”,准备在长江下游发起渡江作战,但此时一艘叫“紫石英”号的英国军舰“大摇大摆”地行驶在泰兴以南的江面上,而该片水域是解放军预定渡江的江段,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图 | 我军在作渡江准备


面对如此“不识时务”的英国军舰,我军多次鸣炮示警,以避免带来一系列不必要的麻烦,但“紫石英”号就是来“挑事”的,不但没有迅速撤离该片水域,该舰舰长反而命人将英国国旗悬挂在舰岛侧面,并将舰炮对准我方阵地,大有威胁恫吓之意。
在我国领地还敢如此嚣张,是可忍孰不可忍,部署在该地段的三野特种兵纵队炮兵3团指挥员在劝阻无效后,命令两个炮兵连同时开火,一瞬间,多枚炮弹落在“紫石英”号附近的水域里,激起的水花溅到军舰甲板上。
“紫石英”号舰长轻蔑地叫嚣:“他们没有一发炮弹能打准,现在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炮弹!”
随即,他命令火炮手向对岸予以还击,可他却不知道,并没有所谓的“打不中”,其实是我方指挥员故意打偏予以警告,既然他们还不离开,甚至嚣张回击了,我方也不会客气,于是我方立刻将炮弹对准军舰。
仅仅过了几分钟,敌舰就被我方多发炮弹直接命中,无论是舰炮部位还是舰体,都已经完全被打穿,驾驶舱几乎失去控制,不得不转向南岸,敌舰在一处浅滩搁浅,“无敌”的英国海军将士在无奈之下,只能搜罗全舰的白旗,高挂于舰岛。
此役,我军用炮弹致使敌军37人伤亡,在随后的一天时间里,英国接连派出多艘军舰予以支援,但都被解放军用炮弹死死压制住,双方互有不小的伤亡。
此事传回英国后,社会舆论一片哗然,一些好战分子不断叫嚣,要让中国再尝尝“第三次鸦片战争”的滋味,时任英国首相的艾德礼在议会上发言:“我们的军舰是得到国民党政府的允许,才在长江上航行,此举合法合理!”

图 | 丘吉尔


英国前首相丘吉尔是个典型的好战分子,他扬言:“要派多艘航母到中国打击报复,让他们知道什么叫皇家海军!”
但也有议员这样说道:“我们想调和国共两党矛盾,但却容易惹怒正在待命渡江到南岸的解放军,如果外来侵略者入侵英吉利海峡,难道我们要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进入我们的领土,而不是将他们消灭吗?”
当毛主席听到丘吉尔的发言后,霸气回应了5个字,让英国方面改变此前强硬的态度,低下高傲的头颅,最后“紫石英”号趁机“逃出”了长江口。
那么毛主席到底说了哪5个字,“紫石英”号军舰又是如何逃脱的呢?

图 | 毛主席


解放战争时期,相继爆发了辽沈、淮海、平津三场战役,沉重动摇了国民党反动派的统治根基,消灭了敌军大量的有生战斗力,大大加快了全国解放的进程,谱写出古今中外战争史上的华丽篇章。
经过这几大战役,解放军和国军人数发生了重大逆转,后者减员严重,由于屡战屡败,士气也极其低下,虽然还号称有百万大军,但没有多少精锐之师,基本上都是一些在前线负伤回来的人员,所以他们的战斗力可想而知。
如果说兵员是外在因素,那么国民党内部的派系纷争则直接加速了国军失败的进度,三大战役结束后,蒋介石在政治和外交上陷入双重困境,国内各派军阀对他所处的位置虎视眈眈,美国政府也对这个“扶不起的阿斗”很不看好,断然拒绝援助蒋介石。
无奈之下,蒋介石只得向外界宣布:在捍卫宪法、法统及军队的基础上,愿意同共产党恢复和谈!
但毛主席早已洞察了蒋介石的阴谋,在1949年1月5日和14日相继发表了《评战犯求和》《关于时局的声明》的文章,向外界揭露蒋介石又在玩重庆谈判时的老把戏。

图 | 重庆谈判时,蒋介石和毛泽东合影


当时桂系军阀的代表人物是李宗仁和白崇禧,两人手下有几十万广西“狼兵”,两位搭档多年来推心置腹,都对蒋介石的统治感到很不满,李宗仁见蒋介石处于四面楚歌的境地,就向白崇禧许诺,如若自己当选了总统,就任命他为国防部长,两人一拍即合,加上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向美国政府提议“让蒋介石下台,让位给副总统李宗仁”等多重因素,这下蒋介石的心真的凉了,连美国人都不支持自己,那这仗就完全没得打了。
1949年1月21日,蒋介石以“因故不能视事”的理由宣布下野,回到老家,由李宗仁出任代总统(蒋介石仍掌握实权),李宗仁上台后,明确表示可以同中国共产党提出的八项原则进行和谈,但是李宗仁的真实目的是想“划江而治”,保住南方半壁江山,获得“体面的和平”。
中共则一方面公开宣称否认国民党反动派的执政地位,打消他们“划江而治”的幻想,另一方面则希望强大的军事压力能与和谈相结合,最好以和平方式解决国民党的反动统治。
1949年3月24日,李宗仁决定派张治中(首席代表)、黄绍竑(hóng)、章士钊、李蒸、邵力子、刘斐等人为和谈代表,在启程前,讨论出两种方案,但不管是哪种方案,都是以隔江化界为基础,保持现状,以图来日等到“新机遇”,这与我方希望彻底推翻国民党反动派统治,建立人民主权国家的想法完全相背离。

图 | 李宗仁


4月1日,当张治中等人来到北平(后来改为北京)后,与中共代表进行谈判前的准备工作,经过几日商讨,双方在战犯名单和渡江问题上分歧很大,中共态度很明确,如果对方不拒绝谈判,则必须完全承认中共八项条件,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绝不可重现“南北朝”这种荒唐事。
国方首席代表张治中只好回电李宗仁:双方多日商谈之结果,全在于渡江与战犯问题,虽有坚持谈判,但已成僵局,此为迫降,绝非和谈,我方断不可接受!
后来,中共为了展现出最大的诚意,打消对方代表团的多方顾虑,愿意在坚持八项条件的基础上,在战犯问题上做出一些让步,可以在协议上不提战犯名单,以推进解放事业的发展。
4月15日,中共提出了《国内和平协定》的修正案,以待南京方面作出最后决定,有效期截止至20日,如若南京方面不同意签字,或是没有作出回应,就视为谈判破裂,解放军将打过长江去,一举解放全中国。
毛主席为做好两手准备,致电前线指战员:“20日起,我军将开始渡江,至于时间和地点,将不受敌人限制!”

图 | 渡江战役时,老百姓划船送解放军过江


国民党顽固派给李宗仁施加了巨大压力,竭力要求他“保持国体”,全力维护国民党统治,白崇禧更是直言:“要是中共敢过江,则一定要打一仗,别妄想签署和平协议。”为此,国军在长江几千里防线上设下70万兵力,调动80多艘军舰和300多架战机在江面上巡弋。
很可能是感受到国民党在做垂死挣扎,很多欧美帝国主义国家都紧急撤离了大批本国公民,并催促停留在长江沿线的军舰快速驶出长江口,以免发生任何不测,但是事情总会有例外,就算我军在渡江战役打响的前几天,早已通知长江流域的外国船只全部撤离,仍然有国家想当这个“出头鸟”,想试探我们底线。
4月20日凌晨,我军百万雄师已经整齐列队于长江北岸,只等最高统帅一声令下,即可迅速渡江,撕破国军的千里防线。
但就在战争一触即发之际,一艘英国军舰“紫石英”号大张旗鼓地由东往西,直插解放军防线,在这个节骨点上,英国军舰来到此处,无异于是向解放军“秀肌肉”,视百万大军为“草芥”,像是在暗示着,如果解放军敢打过来,英国将充当国民党反动派的“保护伞”,给解放军制造点麻烦。
4月19日晚,第三野战军各纵队炮兵团就召开过紧急会议:“如若有外国军舰驶入我既定作战区域,我们先予以警告,如若不听,可直接炮击!”

图 | “紫石英”号军舰


如今,“紫石英”号来到江面,看它这架势,一时半会儿也不会离开,特种兵纵队炮兵第3团对其喊话,劝说敌舰速速离开该片水域,但“紫石英”号上的全体士兵假装没有察觉到,他们正在我方炮火射程,还不时地在甲板上走来走去,甚至开了瓶香槟,以作庆祝,完全不理会我方喊话。
在接到指挥部指令后,我方士兵对其发射了几枚炮弹,以作警示,为了不升级本就复杂的局势,我方的炮弹每一发都落在“紫石英”号四周,但是敌人似乎不要命了一样,继续往上游行驶,紧接着又命人在舰岛侧面,悬挂起一面英国国旗。
我方指挥员陶勇看到后,气不打一处来,心想:怎么,你们挂上国旗,是想让我们感到害怕吗?
也许是看到我方真有胆量发射炮弹,亦或是调整好作战位置了,“紫石英”号突然将主炮对准我方,其舰长说道:“中共说要所有外国船只在今天前撤离,那我今天就要在此航行,还要向他们发射几枚炮弹,让他们知道皇家海军的厉害!”
说罢,“紫石英”号也朝着我方发射炮弹,原本我方只是警告敌舰,要是真的想打击敌舰,我方不可能会浪费这么宝贵的弹药,早已将敌人给炸得粉身碎骨了,但不成想敌人会真的予以还击,既然这样,我方也不再客气,两个炮兵连铆足了劲对着敌舰开火。

图 | 陶勇


要说起“紫石英”号,它拥有3座双联102毫米的主炮,4座双联20毫米的机炮,8座投掷器等,火力较为强大,而我方只有3门105毫米的榴弹炮,双方装备差距巨大,但我方仍凭借顽强的战斗意志,集中火力点对准敌舰炮击。
经过几分钟的战斗,我军成功打中“紫石英”号舰桥,击毁其主炮,打穿其舰体,并使其驾驶舱的方向盘近乎失灵,整个舰艇都被浓烟包围,这下英国人慌了神,迅速令人将舰艇开往南岸,好不容易转动方向盘,一点点“挪动”着舰体,但没过多久,他们就在一处浅滩处搁浅,无法行进。
眼看着解放军还追着军舰猛打,英国人赶紧在全舰搜罗白旗,但是骄傲的英国人哪里会想到,在中国领土内怎么会需要用到白旗呢?别说白旗了,就连白抹布都找不到半片,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们只能找来一张白床单,迅速命人挂在舰岛上,解放军战士们看到这所谓的“白旗”也是哭笑不得,但碍于国际规则,停止了炮击。
此役,我军的炮轰行动致使17名敌人死亡,包括正副舰长在内的20人重伤,我军指挥员陶勇说:“看接下来英国方面怎么处理这事吧,不过同志们别忘了我们今天原本的重大使命!”
我方战士们即刻清理现场,准备接下来的渡江作战。13时30分左右,英舰“伴侣”号赶到三江营江面,试图将搁浅的“紫石英”号拖走,我方见敌舰如此目中无人,就再次鸣炮示警,但“伴侣”号的全体官兵像是“耳聋”了一般,对我军不予理睬,我方决定对其炮击,敌舰也用主炮对我方阵地炮轰,摧毁了我方两门野炮,阵地陷入一片火海。

图 | “紫石英”号舰体


对此,我方战士们化气愤为力量,打出多发炮弹直接命中敌舰舰体,但我方榴弹炮没有装备穿甲弹,并未将其击沉,敌舰见自己处于我方火炮射程范围内,命令舵手向下游行驶,“伴侣”号就像一只“过街老鼠”一样,沿途的炮兵团战士们紧紧“咬”住它不放,将炮弹全部倾泻在舰体上,但最终它顺江而下,速度过快,还是逃过一劫。
此役,我方击中敌舰舰桥,摧毁敌舰几座主炮,致使包括敌舰舰长在内的22人伤亡。我军认为英军有了教训,不会再做这么疯狂的举动了,当晚20时,国共谈判正式“破裂”。解放军先锋部队正式开始渡江,迅速突破了敌人设在安徽省安庆至芜湖的防线,大军瞬间跨过长江天堑,展现出举世瞩目的“渡江速度”。
在渡江战役这么个敏感时刻,英国仍然不安分,4月21日凌晨,英国又派来“伦敦”号和“黑天鹅”号两艘军舰自江阴向上游驶来,陶勇向兵团司令员叶飞请示:“叶司令,现在他们严重妨碍我军渡江,该当如何,是否照常炮击?”
叶飞回应道:“如果他们向我方开炮,必须予以回击,但记住,不要先行开炮!”
当两艘敌舰迎面向我方江岸驶来,还用舰炮对准我方阵地,两艘敌舰以为自己船坚炮利,先行朝我方阵地猛烈轰击,我方阵地瞬间炮声隆隆,一条“火龙”直窜云霄,照亮一片夜空。

图 | 叶飞


陶勇接到人员来报:我方202团团长和参谋长均壮烈牺牲,政委受了重伤,另外还有40多名老乡负伤。陶勇悲伤不已,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迅速给叶飞打电话,告诉我方状况,叶飞听到我方被英舰袭击,都没来得及向上级请示,疾呼:“反击,给我狠狠地打!”
随后,我军对两艘敌舰超饱和打击,让敌人知道了什么叫“解放军式”打法,敌舰在炮战中被打得“抱头鼠窜”,只得放弃援救“紫石英”号,迅速往上海方向撤去,这次炮战是三次对垒中影响最深远、规模最大的一次,自此改变了西方国家与中共打交道的方式。
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我百万大军士气高昂,在长江东、中、西段全部胜利渡江,国民党防线被彻底“撕毁”,4月23日,解放军三野35军一举攻进国民党反动派统治中心——南京,宣告了统治中国几十年的国民政府自此轰然倒塌,毛主席听到这个捷报,异常兴奋,挥墨写下著名的《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诗篇。

图 | 解放军占领南京油画


渡江战役取得全面胜利后,就该算算“紫石英”号这笔账了,自从“紫石英”事件发生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都将此事刊登在国内的各大新闻头版位置上,至于英国方面,更是有副“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尴尬境况,英国在二战后,不顾自身实力急剧下降的现状,仍然自恃为世界大国,没成想中共竟然有如此胆量,敢和“日不落帝国”较量,并发起了渡江战役,一举打败了武器装备精良的国军。
英国民众想要政府出面惩罚中共,英国前首相丘吉尔怒挥拳头,叫嚣着一定要派几艘航母战斗群到中国打击报复,让中国人知道谁才是世界领导者。
毛主席知道丘吉尔的回应后,站起身来,霸气地回应了五个字:“你报复什么?”
言语简洁,但透露出的信息量非常大,毕竟现在的丘吉尔已经不是曾经的首相了,并无调兵遣将的资格,现在也不是二战,并没有所谓的侵略战争。

图 | 丘吉尔


况且渡江战役是我们的内政,容不得英国插手,英国自己把军舰开到长江,我方对此多番劝阻都无效,不就摆明了让我们打吗?如果英国真想把航母编队开进长江流域,首先他得派人把长江通道挖得再深一点和宽一点,不然,就怕他开进来搁浅了。
毛主席在事后公开表示:我军完全有理由要求英国政府承认错误,并对我方诚挚道歉,并准备人员和装备的赔偿!
当时的英国在考虑到军事手段无法完成救援“紫石英”号的任务后,开始通过一系列渠道,寻找谈判机会。
我方派出炮兵3团政委康矛召,英方派出克仁斯(新任紫石英号舰长)谈判,我方提出英方必须对自己的行为认错,并予以赔偿,毕竟英方未经我方许可,公然闯入解放军预设渡江阵地。但英方始终认为自己毫无过错,是正常的“执行和平使命的”行为,双方谈判一度陷入僵局。
7月28日,英国远东舰队司令员递交了一份看似饱含诚意的备忘录,克仁斯对中方降低了往常的姿态,就当所有人认为英国可能“痛改前非”,会对中方道歉并予以赔偿时,7月30日,从沿海地区刮来的台风,给长江中下游带来了丰沛的降水,江水急速上涨。原来,英国人此前就得知近几日将有台风,所以想等到长江流域的汛期,然后快速突围。

图 | “紫石英”号舰员


当晚9点,“紫石英”号跟在一艘名叫“江陵解放号”的客轮身后,当时风雨大作,月亮没有出来,我方又没有照明设施,所以当“紫石英”号快行驶至我方射击阵地时,才被解放军发现。我方战士立刻集中火力,准备炮轰“紫石英”号,但敌舰非常狡猾,加速赶上客轮,与它并排行驶,在解放军的眼皮子底下,一路畅通无阻,最后冲出了长江出海口。
虽然英国的几艘军舰悉数逃脱,但这起事件让英国人在世界范围内颜面尽失,也让国人明白了“尊严只在剑锋之上,真理在大炮射程之内”,没有强大的实力和敢于斗争的勇气,只会被人看不起。
自鸦片战争以来,英国用坚船利炮打开了清朝国门,我国自此陷入两半社会。1949年,中英发生冲突,中国人正在一步步找回失去的尊严,“紫石英”号事件瞬间提升了我国的国际地位,捍卫了民族尊严,给嚣张的外来势力沉重一击。
时任英国议员的麦克米伦这样说道:“如今,炮舰外交再也不适合中共领导的军队了!”
中国自此走上了新台面,不再是任何国家随意欺负的对象,这一切在后来的朝鲜战争中,也能得到更充分的印证。

图 | 伟大领袖毛主席


不是岁月静好,只是革命前辈们替我们负重前行,他们承担起了太多血与泪,最后借用毛主席那句霸气的话:“你报复什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禁闭室|华武军事集团

GMT+8, 2021-12-4 21:25 , Processed in 0.07709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