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武军事集团

 找回密码
 加入我们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6|回复: 0

[军事纪实] 士官分队长的“权力”有多大。

[复制链接]

3219

威望

2588

贡献

276

军功

高级顾问

总部胸标营区通行证正军职资历章优秀指挥员华武建站勋章第一枚一等功第一枚集体三等功93活动勋章抗战纪念章

积分
7187
单位:
顾问委员会
职位:
副主任
注册时间
2020-4-21
发表于 2020-9-15 12:13: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周伯通 于 2020-9-15 12:17 编辑

士官分队长的“权力”有多大。



北部战区某部修理连二级军士长韩曦在班组战术考核时,带领班级人员通过涉水路面。


北部战区某部战士在士官分队长徐士海带领下展开通信保障演练。


北部战区某部战士在士官分队长徐士海带领下展开通信保障演练。

是兵还是官,进也难退也难

“自己究竟是个兵,还是个官?”有段时间,这个问题经常萦绕在四级军士长齐敬会的脑海。

齐敬会并不是个“官迷”,困惑的根源在于他的岗位——士官分队长。

当选士官分队长后,齐敬会才发现“这个活不太好干”。一方面,习惯了连队生活的士兵,突然发现分队没了干部,总觉得心中没有底;另一方面,翻遍当时的法规条例,他也没找到自己这个分队长的权责范围。

“一名士官管一个分队,能行吗?”该队党委一班人也有些不放心。于是,队党委安排具有丰富主官经历的队部政工组刘干事定点帮建,担任指导员和齐分队长“搭班子”。可没想到,尴尬事一个接一个——

一次,炊事班的列兵小张与班长闹了矛盾,当天齐敬会值班,但小张觉得分队长“力度”不够,直接给刘指导员打电话“告状”;业务科室布置工作任务、保障队党委的交班总结,也都是安排身在保障队队部的刘干事参加。

“职务带了长,说话仍不响。”尽管刘干事大事小情都与齐分队长商量,可齐敬会碍于自己的士官身份,总担心“越权”,始终放不开手脚。久而久之,分队小到排岗、组织文体活动,大到组织训练、任务出勤,都事无巨细报刘干事审批。

刘干事也很矛盾,自己手头的业务工作本身就很繁忙,再加上一个分队的日常管理,他时常感到分身乏术。

当齐敬会为权责不明纠结时,另一保障队的士官分队长、四级军士长赵桂林也正承受着“掌权”带来的煎熬。

与齐敬会不同,赵桂林上任之初,其所在保障队党委明确表示,要发挥分队自主抓建作用,真正放权给基层。小到内务秩序、休假外出,大到选晋士官、奖励惩处均由士官分队长担责。

管的事情多了、权力大了,随之也带来了不少烦恼。其中,士兵批假成了赵桂林的一件头疼事。

业务室士兵请假外出,一方面要考虑业务室任务情况,另一方面还要掌握人员在位率。于是,审批程序定为:主任先签,士官分队长再把关。不少室主任对此颇有微词。

一次,某业务室士兵小王拿着室主任批的假条准备休假,被赵桂林拦下了,因为分队休假比例已经满额。“自己业务室的兵休假,我一个正团职干部还批不了?”这位室主任的当面质问,让赵桂林一时语塞。

除了“权力”带来的压力外,让赵桂林感到烫手的,还有分队的“七本六簿三表一册”和驾驶员、炊事员、警卫员、保密员、公务员等“八大员”的训练、使用、管理。整个保障队从早上的起床号,到晚上的巡逻岗;从办公楼的修缮,到全队官兵的一日三餐,都由这名分队长负责。

“当这个‘官’,别说出成绩,能不出问题就不错了。”赵桂林坦言,参加早交班会时,自己一个四级军士长夹在一群军官中间,很不自在。有时,他还得硬着头皮通报几个违规的业务室干部,场面很尴尬。

“士官分队长作为一个新生事物,如何使用,我们都在摸着石头过河。”北部战区政治工作部兵员和文职人员局参谋孙善通说,让一名士官全权负责所在分队战士的管理工作,并担任党支部书记,这在以往是没有过的,出现种种困惑也在情理之中。

“是兵还是官,不仅仅是分队长们对于权责的困惑,更是新体制下我们对于士官这个群体的一个认知跨越。”北部战区某部兵员处处长刘洋认为,士官分队长的出现,意味着一种管理理念的转变。“士官分队长为什么出现?如何去使用?这些问题都需要我们认真去研究。”他说。

军队越是现代化,越需要一支善管理的士官队伍

真没想到,一名士官竟对所属士兵做出了长达10年的发展路径规划。

走进某保障队士官分队长、中士马祥亮的办公室,一张醒目的士兵成长路线图挂在墙上。

上至16年兵龄的四级军士长,下至初入军营的列兵,他们均有清晰明确的发展路径。每名战士的特长、兴趣、性格特点以及能够胜任的岗位、每个岗位能干到什么时候,应该参加何种培训,乃至换岗、在岗的要求,在路线图上一目了然。

该队政委莫建说,铁打的连队流水的干部。一名连队主官在一个单位短则一两年、长则三五年就调走了。而士官分队长则不同,如果从中士开始担任分队长,服役至四级军士长,可达10年之久,能对单位士官队伍建设和人才培养有一个更加长期和稳定的规划。

马祥亮担任士官分队长后,先后梳理保障队数十个专业岗位,统筹规划不同类别士兵发展方向,为士兵长期发展提供明晰的成长成才路径。今年年初,对照路线图,马祥亮有针对性地提议将2名下士调整到副班长岗位上,既锻炼了他们的能力素质,又为他们成长完善了任职经历。

“军队越是现代化,越需要一支善管理的士官队伍。”某保障队政委祝春桥说,随着军队改革不断深入,一些原本由军官担任的岗位改由士官担任,从以往的司务长岗位,到如今新设立的士官分队长岗位,都是改革的产物。

如今,不仅仅是战士的管理,就连平时的“衣食住行”也在士官分队长的权责范围内。“伙食管理、营房维修、勤务车辆派遣、营院执勤……”祝政委掰着手指向记者细数士官分队长担负的职责。

走进该保障队办公楼,一楼大厅墙上的大屏幕映入记者眼帘。本周值班的士官分队长、四级军士长赵桂林与值班首长、政委祝春桥,以及值班参谋郭海波的名字并列于屏幕顶端,职责之重可见一斑。

为了解决士官分队长职责不清“挂空挡”、有名无实“成摆设”、地位尴尬“靠边站”等问题,该队党委从制度层面理清了士官分队长肩头的职责、手中的权力和所处的位置,让他们在工作中能够放开手脚。

士官分队长齐敬会所在的保障队党委,在发现了权责不明给分队长工作带来的困境后,主动撤回了帮建的刘干事。在今年初,他们细化制订了《分队管理准则》,为士官分队长履职尽责提供了依据。

记者翻看该《准则》,他们从组织指挥、领导管理、战备训练、教育培养等方面,明确了士官分队长“八项基本职责”;从基层事务的决定权、单位建设的参与权、重大问题的建议权、敏感事务的监督权等方面,明确士官分队长“六项基本权力”。

今年第一季度,恰逢分队补充调整班长骨干,士官分队长齐敬会行使手中权力,将3名素质过硬的骨干推荐到班长岗位。在上级组织的班长考核中,3名新任职骨干均名列前茅。

某保障队战士小李的孩子刚出生便患上急性心肌缺血。所在分队的士官分队长、四级军士长李超第一时间把情况上报保障队党委,然后带着相关材料到北部战区总医院协调,孩子最终及时进行了手术。蒙古族战士阿木,入伍时不会说汉语,李超对他进行一对一帮带。如今,阿木不仅汉语过关了,还因工作成绩突出荣立了个人三等功。

“度过磨合期,士官分队长真是越用越顺手。”北部战区某部管理科科长孙贵凯说,去年一年,他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参与作战值班任务,队内的日常勤务、供

给保障、战士管理都由士官分队长季春雷负责,每件事都井井有条。

小卒能否堪当大用,关键在于能否跨过思想观念的“楚河汉界”

随着采访深入,让记者惊讶的,不仅仅是一个个士官分队长的职位之变,更是他们的职能之变。

“战区接兵怎么就来个士官?!”某司机训练大队召开学兵结业归队对接会,会议室里聚集了来自各军兵种部队多名接学兵干部,大家审视的目光都落在唯一的士官何雨成身上。

该大队负责人再三电话沟通,才确定这个士官真是战区派来接学兵的。

何雨成没有辜负信任,受领任务后,他第一时间梳理了13名学兵的个人情况、熟悉来往行程路线。为增强学兵后期的任用和补训针对性,他马不停蹄联系学兵教员,收集了解学兵培训情况。

“没想到一个士官,对学兵成长和单位建设如此用心。”司训大队参谋刘鹏飞向何雨成竖起了大拇指。

还有一个大家耳熟能详的词叫“带车干部”。谁能想到,一个路程长达数百公里的军事运输任务,仅有一名士官分队长负责。

某保障队士官分队长柳玉鹏受领任务后,从制订行车计划到搞好行车编组,从合理分配骨干到安全形势分析,每一环节均由他牵头负责。

带一支车队跟带一辆车完全不一样,不只是提醒“慢点”“小心点”那么简单。

一路上,柳玉鹏把安全要求落实到每段路、每台车、每个人,坚持开好途中安全形势分析会,随时掌握车队运行情况和人员思想状况,督促检查运行途中车辆及物资状态。车队昼夜连续机动,最终按时驶入指定点位,顺利完成任务。

接兵、带车都由士官分队长负责,干部都在忙什么?

“干部都在研究如何更好地保障中心、服务主战!”某保障队副队长李新说,士官分队长独挑大梁之后,军官们瞄准联合作战指挥保障要求,开展指挥保障演练和作战值班流程推演。李新感慨地说:“士官分队长承担起保障队士兵的日常教育管理等职责,使军官们能心无旁骛地参与战区联指值班、研究破解联战联训保障难题。”

“职能转变的小突破,带来思想观念的大转变。”某保障队政委刘炳顺说,改革越深入,保障队军官的职能就越发聚焦——那就是提升保障能力、服务战区主战。

新体制新编制下,保障队每名军官都有自己的主责主业,都有相应的联指值班席位。相应的,士官分队长的作用也就越发凸显。

采访中,恰逢某保障队参加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演练。只见军官们在席位上标绘作战地图、分析目标属性、推送作战数据,而战士们在士官分队长的带领下组训施教、站岗执勤、后勤保障,工作井然有序,忙而不乱。

目睹士官分队长队伍在服务主战中担负战士管理重任、挑起保障大梁,记者深深感到:新体制新编制下,如果把军官比作大脑的话,士官分队长就是传递指令的神经。

联指一盘棋,一切为胜局。

采访结束之际,某保障队队长胡文磊的一个比喻让记者印象深刻:如果把部队比作一盘棋,棋子有车、马、炮,也有将、士、相,角色有分工,作用各不同。小卒能否堪当大用,关键在于能否跨过思想观念的“楚河汉界”。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我们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禁闭室|华武军事集团

GMT+8, 2020-9-29 08:20 , Processed in 0.089481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